王岳:颠覆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 打破医患关系死结
来源:火博体育app下载官网 作者:火博体育app下载入口 发布时间:2022-07-19 11:19:12

  6月23日,北大医学部卫生法教研室主任王岳接受记者采访,讲述“当代医学人文精神的培养”、“和谐医患关系的构建”等主题。王岳认为,中国今天的医学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亟待一个医学模式的转型,从生物医学模式转型到人的医学模式。这一转变能够有助于打破医患关系的死结。

  王岳认为,中国今天的医学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亟待一个医学模式的转型,从生物医学模式转型到人的医学模式。以前的医疗更多强调技术,只是从生理和病理角度去看病,是以疾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全人文医疗是从心理、生理和社会三个角度去看人,是以人为中心的。按以往的生物医学模式培养的医务人员,能满足改革开放之前中国民众的需求,但是今天已经不行。

  王岳称,曾有学生排出医生最讨厌的五个职业:第一位教师、律师、记者、公务员、同行的医务人员。为什么?这五个职业人群可以统称为学习型病人,所以医生很反感他们。20世纪60年代的欧美人用知情同意的意识教育患者,即有一个非常好的教育患者的环境,叫知情同意。但是国内医院并没有把病人教育起来。相反在反感学习型病人。以上可以通过教育的方式改变,比如让大主任们、医生们自己去看次病。看看自己同行的表现,你看看你平时是怎么对患者的。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欧美人已经开始对现代医学进行反思了。比如说把治病救人的所谓原来的崇高理想淡化了,医生的使命不应该仅仅治病救人,而应该帮助患者作为工作的重心。这个口号看似很简单,但实际对整个医学的全新的要求,今天在临床上绝大多数的医务人员仍然在治病救人,他们关注的就是这个人得了什么病这种病应该怎么治,但是他忘了减轻患者的痛苦那才是真正的目标。所以很多的医务人员确实很辛苦,医务人员的工作量比大学老师辛苦的多的多,每天早上起的很早,睡的很晚,有些外科医生有时候一做手术从早上做到晚上,但是我认为,医生以疾病为中心,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而最后都得失败。

  第一,校正观念。钱多不一定能有好的医疗条件。比如说美国是庞大的靠保险公司和医药公司支撑的奢华的医疗体系,但是他的老百姓的满意度并不高。相反,我国的台湾地区,香港,包括新加坡,投入并没有像美国那么大,但是满意度很高,所以第一个要校正一个观念,不是投的越多越好。

  第二,是靠政府还是市场一定要明确。不遵守市场竞争规则的市场经济还不如计划经济。医疗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很难遵守市场经济规则,属于信息严重不对称的服务性行业,这都需要靠政府来解决。就北京为例,至少50%到60%的门诊病人都是来开药的,根本不是来看病的,太浪费医疗资源。所以政府应该尽快取缔三级医院的门诊。

  如果不让患者下沉到基层,天天给基层医务人员看PPT,学书面的东西是没有用的。相反,只有让病人下沉下去,才能发挥全科医生的作用,起到一个守门员作用。现在等于没有这样的,甚至于很多老百姓负担很重,而医生在三甲医院很多的医生技术并没有体现出来。

  对于媒体有一些报道可能对医学有一些认识上的偏颇,王岳认为不应该限制媒体的报道,而应该在医疗行业形成一个专家咨询机制,为媒体服务,因为医学太专业,可能媒体对事实认定很准确,但是有时候医学本质的认定不一定准确。通过专家咨询机制的建设,一方面媒体报道的时候就有底气,另一方面,我觉得媒体的监督不可缺少。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会出现很多问题,这些媒体需要行使媒体的监督权。

  最后,王岳对于医学教育的目的提出自己的看法。教育的重心是提升医学人员的人文素质,让医学生对人有一个丰满的认识,而不是传统的医学教育只是从解剖、阻培、生理、生化,实际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要唤醒医学生对这个职业的热爱、对这个职业的崇尚和信仰。我们更希望通过一个缓慢的过程让医学生慢慢的树立起对医生这个职业崇高的信仰。

  (原文标题:王岳:当代医学人文精神的培养与和谐医患关系的构建。本文在转发中有删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