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数字人助理“秒”成高考赢家 虚拟服务待市场检验
来源:火博体育app下载官网 作者:火博体育app下载入口 发布时间:2022-08-06 05:08:04

  6月7日,高考首日,由百度推出的虚拟数字人度晓晓根据全国新高考Ⅰ卷题作文要求《本手、妙手、俗手》用1秒即兴写成的《苦练本手,方能妙手随成》的作文刷屏网络。实际上,机器人挑战“高考”考题的例子屡见不鲜,2017年,“成都造”AT-MATHS仅用22分钟就完成2017年北京文科卷数学题,得了105分。而此次度晓晓的写作能力再一次重现刷新了人们对于“虚拟数字人”的认识。据悉,除了能够“应试”,“度晓晓”的主要身份是为考生提供多种虚拟高考服务。

  虚拟数字人和机器人相比,有哪些不同或者优势? 相比身份型虚拟数字人而言,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有哪些特点?未来市场前景是怎样的?是否可以看作是一种对服务型机器人的替代或补充?

  据悉,度晓晓仅需40秒就能根据作文题创作40多篇文章。《苦练本手,方能妙手随成》作文篇幅总长800余字,其中,既有心无旁骛、暗度陈仓、急功近利等常见成语,也不乏“YYDS”这种相对网络热词。此外,文章还引用了古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穷山距海,不能限也”“泰山不择细壤故能就其高,江河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等古文,以及“一日新,翌日新”等俗语,“知识功底”可见一斑。曾担任北京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的申怡老师给出了48分的成绩, 而这样的作文分数已赶超约75%高考考生。

  百度集团副总裁肖阳指出,度晓晓此次写作文获得了百度文心大模型的加持,具体来说,是最新推出的ERNIE 3.0 Zeus千亿大模型。通俗点讲,文心大模型就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尖子生”“学霸”,它的理解能力和创作能力会比普通学生更强。

  除了AI写作,还有很多AI已经涉猎的领域。肖阳表示:“百度AIGC(AI创造内容)生产效果和效率的不断提升,为实现创意内容生产提供了更多可能。在文心大模型的支持下,AI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理解和生成能力,能够实现创意作品的自动生成,包括AI作画、AI写歌、AI剪辑等。未来,基于大模型的AIGC将会开放赋能到更多的内容生产领域。”

  “我们看到数字虚拟人的本质实际上是具有人类的外观特征、行为特征或者思想特征的一种虚拟形象。和大部分的机器人来说,机器人更多是为了完成某一个任务或者某多类任务而制作的一类形体,所以虚拟人和机器人在某种意义上是不一样的,虚拟人更加倾向于说存在于整个互联网网络之中,目前的虚拟人暂时是没有实体的,而整个的机器人甚至于他是没有人的形象,而有的时候其实大部分机器人都是有实体的,这可以说是数字虚拟人和机器人最大的不同。”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记者表示。

  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虚拟数字人某种意义上是各大互联网科技厂商展示肌肉的一个集中呈现物,即内容创造、人工智能、动作捕捉和各种与之相关的技术的融汇,本质上,虚拟数字人不诞生新技术,而是用受众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展示黑科技成果。

  张书乐表示,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更切合用户刚需,即痛点上提供解决方案,类似常见的智能客服,且在痛点解决上会逐步通过垂直领域来发力,例如高考。这种在垂直领域发力的关键点,即人工智能技术还不够“智能”,只有在垂直领域才能够让用户少一些“智障”体验。或者说,是过去生硬的智能客服的升级版。

  除了能够“应试”,“度晓晓”的主要身份是为考生提供虚拟服务。据悉,这款服务型虚拟高考数字人助理,其整合了多模态交互技术、3D数字人建模、机器翻译、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多项技术能力。度晓晓不仅能在查分、报志愿、查录取等重要高考节点推送提醒,确保考生、家长不错过任何重要信息,还能根据考生的不同特点智能推送个性化的报考推荐和优质内容。

  同时,度晓晓还能与考生进行智能聊天对话,通过情感陪伴的方式帮助用户缓解压力与情绪波动,全程陪伴考生和家长。

  江瀚表示,当前我们看到的是数字虚拟人和服务型机器人来说,最大的优势是它更多的能够完成交互的需求,而不是去完成某些具体的工作任务。虚拟人的整个概念实际上代表的是人工智能技术的更进一步。“所以对于当前来说,数字虚拟人代表整个人工智能体系正在向着有自我思考能力,有整体的市场发展和服务能力,具备更强的市场竞争力,应用场景更加广泛等方向发展的一个新技术体系。”江瀚说。

  据悉,服务型虚拟数字人区别于身份型虚拟数字人的一大核心要素在于其可利用深度学习模型,驱动呈现自然逼真的语音表达、面部表情和动作,还可通过预设的问答库、知识图谱,实现与现实世界的交互,原本需要真人但可以标准化的工作,都可以用服务型数字人代替。

  张书乐则认为,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给用户一个更亲近的感觉,较之机器人而言,内核并无区别,但容易被用户自动带入“人性化”的人设。

  江瀚表示,当前的数字服务型数字虚拟人完全可以完成很多类的工作,而且在很多的场景,特别是客服类场景以及需要大量的人工投入的场景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数字虚拟人的应用可以极大地节省人力成本,降低企业的相对而言的经营压力,能够真正地推动整个服务体系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服务型数字虚拟人会比单纯的服务机器人有更加广阔的空间,而且伴随着技术的普及,成本也会逐渐降低,整个市场值得更好的期待。

  “它的优势就在于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实现全时化、个性化、定制化的内容版本的升级。服务型机器人更多是服务于实体,其改造、升级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而服务型虚拟数字人进行一个迭代改造,成本比较低。”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副教授王鹏也如此表示。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对记者表示,目前,虚拟数字人技术结合实际应用场景领域,切入各类,形成行业应用解决方案,赋能影视、传媒、游戏、金融、文旅等领域,根据需求为用户提供定制化服务。但更为客观的事实是,虚拟数字人当前仍处在比较早期阶段,需要不断的试错与探索,很多技术仍不成熟,能实现的展现方式也有待优化。

  从虚拟主播到虚拟数字人,一片新的蓝海正在打开,放眼未来,可能还会出现“虚拟教师、虚拟心理咨询师、虚拟陪伴助手”等身份。虚拟数字人产业呈现出极大繁荣前景,基于虚拟形象带来品牌价值的增益,开启了品牌IP数字化的布局。未来,虚拟数字人一定会为品牌传播与品牌数字化带来更多的创意可能。

  “ 在目前阶段,打造数字虚拟人具备不低的技术门槛,这或许也是许多创业公司并没有选择从一开始就走这条道路的原因。”袁帅说,任何一个行业若想真正拥有长久地发展,则必然需要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在商业化探索上,虚拟数字人不过处于刚刚开跑的阶段。究其原因,作为一个高科技物种,相较于打造一个虚拟数字人所需要的成本,目前的虚拟数字人变现情况显然并不尽如人意。

  “在对于未来的探索上,虚拟数字人产业尚还面临着一些需要突破的难题。由于企业主要应对的场景高度定制化,大规模化复制上存在一定问题,导致虚拟数字人的应用无法快速推广到各行业。虚拟数字人在行业标准上的匮乏,也成为了限制虚拟数字人大规模商业化落地的主要原因。”袁帅认为。

  博士智库主任邓伟强对记者表示,虚拟数字人产业目前发展制约于开源码较少、技术高、平台未见聚集效应三大问题,百度高考助理度晓晓是虚拟人的新突破,新尝试试还需要时间验证成效和变现能力,问题关键还是回到虚拟人的作用是服务需求侧还是创造供给侧,市场是虚拟人最好的教室。

  袁帅,会展业信息化、数字化领域专家。PMP项目管理师,数据分析师(高级),全网百万级粉丝自媒体矩阵实操运营者。现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简称:乡村振兴建设委)副秘书长,中关村物联网数字乡村振兴培训学院执行院长,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融媒体中心执行主任,北京中物汇成工程技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百城千企”智播基地副主任,翼园(聊城)中小企业总部基地高级顾问,新社汇联合创始人,首牛(北京)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天津镡源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静花缘系列精品民宿互联网线上运营。乡村振兴电商直播“新农人”培育计划组织者之一,3D互联网数字官网(3D立体官网)服务理念发起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OP